国内旅游:大理“沙溪”——茶马古道上的古镇剪影

Yazhu带你去看世界

国内旅游:大理“沙溪”古茶马古道上的古镇剪影

古老的茶马路上的马蹄声清脆悦耳。在夕阳的余辉中,马群和小队的轮廓更长,并且还覆盖着红色的釉。在马背上,西南部有一袋盐,人参和松蘑混合在一起,这在边境很少见。他们从这个古老的小镇出发,带着一个古老而小的期望,承担了家庭的生活负担,伴随着清脆的蹄子,前往遥远的南亚。他们身后的古镇见证了许多人的悲欢离合,古老道路上的传奇故事,以及岁月的痕迹。这个古老的小镇并没有落下一千年,讲述了几千年前人民,马匹和商人的故事。

沙溪古镇位于云南省大理市东南部,是澜沧江,金沙江,怒江沿岸平行河流的自然保护区。它地理环境优越,水陆交通便利,位于西南边境。它与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接壤。它已成为古茶马路上最重要的市场和地方,促进了当地贸易的发展和繁荣。如今,沙溪已经变成了过去的喧嚣,它已成为一个拥有千年风,霜,雪的宁静古镇。没有原始的马队,繁华的市场已成为人们记忆中的历史画面。只有幸存至今的千禧年古代市场才能看到前两两个盛大的场合。

我第一次来到沙溪古镇的时候,看见一头巨大的石狮,嘴巴张大,后面是一根木桩,上面挂着四根绳子,写着沙溪古镇的四个字。飘动充满了古老的乐趣。经过数千年的践踏,踩在光滑的青石地板上变得明亮而干净。每个砖石之间的差距也很大,千禧年文化遗产的厚重时刻也在其上。白族人在古镇的居住地仍然是民族特色最具特色的。优雅的小建筑上的瓷砖颜色在风雨侵蚀后变得斑驳,但瓷砖下的装饰仍然清晰可辨。只有少数民族风格的边境。龙的头靠在瓷砖的头部,身体像鱿鱼一样跳跃。龙头上长长的胡须也在风中飘扬,生动地展现。这些古老的住宅已经破旧不堪。院子里的黄泥已经掉了下来,露出里面裸露的黑砖。三坊房屋的窗户,窗台和柱子上的红漆已经成为多年来的洗礼。棕红色,有些已经暴露了原木本身,但严格的建筑规格仍然可以清楚地揭示。

我已经在白族人的住所呆了很长时间,我来到了镇东南的一个古老的舞台。这个阶段与我们北方的舞台完全不同。这张桌子融合了白族的建筑风格。两个方形砖柱将高出地面约一米。空置阶段顶部是蓝白蝎子的屋顶。每一侧都有一个柱廊,上面有梨花园和着名唱歌的最爱图案。舞台后面的魁星阁相连。这座建筑是白族人崇拜魁星的地方。 Kuixingge有一个十二角的角落,涂成红色和红色的砖,蓝黑色的瓷砖更简单和优雅。舞台前还有一棵有百年历史的榕树。据推测,它一直在这里聆听许多歌剧的悲欢离合,并见证了世界上有多少人的生活就像是戏剧。沙溪古镇人民自古以来就能唱歌跳舞,走上了古老的道路。他们一直在说:在古代舞台上没有演出的人不能称呼沙溪人。

弦,跳舞白舞,祭祀众神,兴奋是非凡的,就像春节一样。自古以来,沙溪人民就有许多音乐天才。外国人称沙溪为“歌舞之歌”。当沙溪女孩在古老的茶马路上发展时,被称为该国最美丽的西南部。这个女孩,许多在世界上有家族生意的外国人,定居在沙溪,与一个美丽的沙溪女孩结婚,住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小镇。

小径前往镇中心。寺庙到四方街,是沙溪镇的核心和最热闹的地方。我以为当古茶马路经过这里时,这个商贸城在四方街开辟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古老市场。在这里,平坦和开放的砂岩道路上排列着非常不平坦且鳞次栉比的商店。这些商店是木制建筑的结构,红色的油漆变成棕红色,略微隐藏的窗户仍然刻有图案,每个商店前面都挂着一盏煤油灯,以便晚上来到这里。看看泥泞的道路。每个商店前面都挂着两个红灯笼。黑色画笔用于书写商店的名称。每当外国商人来到马上时,船就累了,马就累了。市场上的红灯笼明亮而明亮,你想安顿下来。热情好客的白族人,美味的松茸和山羊奶蛋糕,增添了无限魅力。这些商人还可以在古镇沙溪交易盐,在南亚运载一袋热盐,这次旅行将赚取很多钱。

四方街不仅是当时最繁华的市场,而且现在也是一个相对繁荣的商业区。广场的结构铺设了红砂岩路面,四路车店和商店鳞次栉比,生机勃勃。四方街有两棵古老的榕树,见证了这个地方从古代到现在的演变和传说。现在四方街有很多茶馆和咖啡馆。最有特色的是白族人的三种茶。每个人都坐在面向街道的木制长廊上,品尝独特的三茶。古老的铜绿市场上的一位外国商人,在这个地方听外国商人,听着他好像能听到帮派的蹄子。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。

这个千年古镇茶马古道,经过数千年的风吹雨霜,见证了古代茶马之路的繁荣,以及沙溪人民的歌舞。梨花园的声音有一个声音,周围环绕着悠扬的马蹄铁,在这些年代的降水中有着厚重而平静的特征。无论古代的繁荣还是现在的宁静,都不会改变沙溪古镇的和平。有美。

国内旅游:大理“沙溪”古茶马古道上的古镇剪影

古老的茶马路上的马蹄声清脆悦耳。在夕阳的余辉中,马群和小队的轮廓更长,并且还覆盖着红色的釉。在马背上,西南部有一袋盐,人参和松蘑混合在一起,这在边境很少见。他们从这个古老的小镇出发,带着一个古老而小的期望,承担了家庭的生活负担,伴随着清脆的蹄子,前往遥远的南亚。他们身后的古镇见证了许多人的悲欢离合,古老道路上的传奇故事,以及岁月的痕迹。这个古老的小镇并没有落下一千年,讲述了几千年前人民,马匹和商人的故事。

沙溪古镇位于云南省大理市东南部,是澜沧江,金沙江,怒江沿岸平行河流的自然保护区。它地理环境优越,水陆交通便利,位于西南边境。它与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接壤。它已成为古茶马路上最重要的市场和地方,促进了当地贸易的发展和繁荣。如今,沙溪已经变成了过去的喧嚣,它已成为一个拥有千年风,霜,雪的宁静古镇。没有原始的马队,繁华的市场已成为人们记忆中的历史画面。只有幸存至今的千禧年古代市场才能看到前两两个盛大的场合。

我第一次来到沙溪古镇的时候,看见一头巨大的石狮,嘴巴张大,后面是一根木桩,上面挂着四根绳子,写着沙溪古镇的四个字。飘动充满了古老的乐趣。经过数千年的践踏,踩在光滑的青石地板上变得明亮而干净。每个砖石之间的差距也很大,千禧年文化遗产的厚重时刻也在其上。白族人在古镇的居住地仍然是民族特色最具特色的。优雅的小建筑上的瓷砖颜色在风雨侵蚀后变得斑驳,但瓷砖下的装饰仍然清晰可辨。只有少数民族风格的边境。龙的头靠在瓷砖的头部,身体像鱿鱼一样跳跃。龙头上长长的胡须也在风中飘扬,生动地展现。这些古老的住宅已经破旧不堪。院子里的黄泥已经掉了下来,露出里面裸露的黑砖。三坊房屋的窗户,窗台和柱子上的红漆已经成为多年来的洗礼。棕红色,有些已经暴露了原木本身,但严格的建筑规格仍然可以清楚地揭示。

我已经在白族人的住所呆了很长时间,我来到了镇东南的一个古老的舞台。这个阶段与我们北方的舞台完全不同。这张桌子融合了白族的建筑风格。两个方形砖柱将高出地面约一米。空置阶段顶部是蓝白蝎子的屋顶。每一侧都有一个柱廊,上面有梨花园和着名唱歌的最爱图案。舞台后面的魁星阁相连。这座建筑是白族人崇拜魁星的地方。 Kuixingge有一个十二角的角落,涂成红色和红色的砖,蓝黑色的瓷砖更简单和优雅。舞台前还有一棵有百年历史的榕树。据推测,它一直在这里聆听许多歌剧的悲欢离合,并见证了世界上有多少人的生活就像是戏剧。沙溪古镇人民自古以来就能唱歌跳舞,走上了古老的道路。他们一直在说:在古代舞台上没有演出的人不能称呼沙溪人。

弦,跳舞白舞,祭祀众神,兴奋是非凡的,就像春节一样。自古以来,沙溪人民就有许多音乐天才。外国人称沙溪为“歌舞之歌”。当沙溪女孩在古老的茶马路上发展时,被称为该国最美丽的西南部。这个女孩,许多在世界上有家族生意的外国人,定居在沙溪,与一个美丽的沙溪女孩结婚,住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小镇。

小径前往镇中心。寺庙到四方街,是沙溪镇的核心和最热闹的地方。我以为当古茶马路经过这里时,这个商贸城在四方街开辟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古老市场。在这里,平坦和开放的砂岩道路上排列着非常不平坦且鳞次栉比的商店。这些商店是木制建筑的结构,红色的油漆变成棕红色,略微隐藏的窗户仍然刻有图案,每个商店前面都挂着一盏煤油灯,以便晚上来到这里。看看泥泞的道路。每个商店前面都挂着两个红灯笼。黑色画笔用于书写商店的名称。每当外国商人来到马上时,船就累了,马就累了。市场上的红灯笼明亮而明亮,你想安顿下来。热情好客的白族人,美味的松茸和山羊奶蛋糕,增添了无限魅力。这些商人还可以在古镇沙溪交易盐,在南亚运载一袋热盐,这次旅行将赚取很多钱。

四方街不仅是当时最繁华的市场,而且现在也是一个相对繁荣的商业区。广场的结构铺设了红砂岩路面,四路车店和商店鳞次栉比,生机勃勃。四方街有两棵古老的榕树,见证了这个地方从古代到现在的演变和传说。现在四方街有很多茶馆和咖啡馆。最有特色的是白族人的三种茶。每个人都坐在面向街道的木制长廊上,品尝独特的三茶。古老的铜绿市场上的一位外国商人,在这个地方听外国商人,听着他好像能听到帮派的蹄子。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。

这个千年古镇茶马古道,经过数千年的风吹雨霜,见证了古代茶马之路的繁荣,以及沙溪人民的歌舞。梨花园的声音有一个声音,周围环绕着悠扬的马蹄铁,在这些年代的降水中有着厚重而平静的特征。无论古代的繁荣还是现在的宁静,都不会改变沙溪古镇的和平。有美。